规矩有度、意趣法度:明 祝允明 行草《归田赋》书法碑帖

  为行草书,凡十四开,每开纵26.5厘米,横28.9厘米,满页3行,共计79行。册分前后两段:前一段行书,抄录的是东汉张衡《归田赋》和仲长统《乐志论》二文,款署枝山散客书,后一段草书,所书内容为三国魏人嵇康五言诗《酒会》一首,款署枝山。两段均五年款和作者印记,惟见册尾钤有一雀山华密白文鉴藏印,似为明人印记。据袁永之之跋记,可知原物当为长卷,今成册页者,乃经后人割裱而成。所书用纸虽有金粟山藏经纸印记,也当为北宋名纸的明代仿制品。

  本册因无年款,故鉴赏者据其书风未臻晚年豪放不拘之境界,多定为祝允明中年之作。本册行书一段,风格中蕴涵了苏、黄、米、赵,尤其以赵子昂的影响为最多,但又不是全仿。草书一段,仍是规矩有度,而未放任挥洒。两段用纸相同,应为同一时期所书。从某种意义上说,本册应该是祝允明尝试着将宋、元意趣融入晋、唐法度时期的作品。因此,可视为祝允明中年时期的书法精品。

  在中国书法史上,祝允明与文徵明被看作是“吴门书派”的两座高峰,祝允明书法更曾被看作是自赵孟頫以后二百余年内创造书风转变的一个枢纽。这种成就与他早年师法古人,继而集众家之长,晚而创为一家的书学道路有关。对此,晚明王世贞曾有明确阐论,他认为祝允明早年在楷书上自钟繇、王羲之、王献之、智永、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赵孟頫,行草书自王献之、智永、褚遂良、张旭、怀素、李邕、苏轼、黄庭坚、米芾,“靡不临写工绝。晚节变化出入,不可端倪,风骨烂漫,天真纵逸,直足上配吴兴,它所不论也。”正是因为祝允明在晚年病归故里后,以崇尚放浪形骸的江左风流之情怀和强烈鲜明的个人书风之面目,才跳出了前人的窠臼,在师古的基调下,既与纯学黄山谷的沈周和专攻苏东坡的吴宽等师辈不同,也和纯雅清劲的同辈文徵明等拉开了距离。这才是祝允明的书法价值和书史地位。

  《归田赋》是东汉辞赋家张衡的代表作之一。它形象地描绘了田园山林那种和谐欢快、神和气清的景色,反映了作者畅游山林,悠闲自得的心情,又颇含自戒之意,表达了作者道家思想的超脱精神。《归田赋》文句平淡清丽、结构短小灵活,开了骈赋的先河,是千百年来为人们所传诵的优秀篇章。是一篇短小明畅的抒情小赋,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它一洗汉大赋铺采缛文、繁重凝滞、虚夸堆砌的规矩,转为文句平淡清丽、结构短小灵活的风格,语言自然清新,洗练优美,感情真挚,情景交融,是难得的赋作佳篇。

  游都邑以永久,无明略以佐时;徒临川以羡鱼,俟河清乎未期。感蔡子之慷慨,从唐生以决疑。谅天道之微昧,追渔父以同嬉;超埃尘以遐逝,与世事乎长辞。

  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原隰郁茂,百草滋荣。王雎鼓翼,鸧鹒哀鸣;交颈颉颃,关关嘤嘤。于焉逍遥,聊以娱情。

  尔乃龙吟方泽,虎啸山丘。仰飞纤缴,俯钓长流;触矢而毙,贪饵吞钩;落云间之逸禽,悬渊沉之魦鰡。

  于时曜灵俄景,系以望舒。极般游之至乐,虽日夕而忘劬。感老氏之遗诫,将回驾乎蓬庐。弹五弦之妙指,咏周孔之图书;挥翰墨以奋藻,陈三皇之轨模。苟纵心于物外,安知荣辱之所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F